栏目导航
 
 
 
三牛娱乐平台
韩综《三时三餐》高分收官慢综艺渐入佳境?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20-08-04 02:42  

  韩综《三时三餐》高分收官慢综艺渐入佳境?招商主管Q17711077全天24小时在线服务,提供会员注册、会员登陆以及app下载服务。新一季《三时三餐》开播的消息一经发出就引起了关注。历经两个月的时间,终于在7月10日画上了句号。虽然这一季完结,但是仍然有不少观众意犹未尽,重刷之前《三时三餐》的人不在少数。

  《三时三餐》系列至今已经播出九季了,渔村篇仍然保持着原本制作团队的水准。也让观众给出了超高评价。豆瓣9.5分的评价,可见观众对于这部综艺的喜爱程度。

  “快”成为了当下社会中隐含的一种主旋律。快速的发展自然带来了更好的生活条件。不得不说,快节奏的生活,意味着这是人类向农耕文明告别跨越的一大进步。这样的进步意味着人类从此以后不必再过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生活。

  快节奏的生活,让很多人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生活条件,同时也意味着生活的压力也在增大。数据显示,96%的年轻人都有焦虑的事情,其中54%的人每天都在焦虑。96%则意味着当下社会的年轻人只有很少一部分不焦虑。

  有的人因为工作而感到压力,有的因为家庭而感到压力,有的因为薪金而感到压力。众多的压力,压在身上,导致生活节奏逐渐加快,这也就使得处于快节奏生活中的人们,身心俱疲。这也导致了人们,从对快综艺的追捧渐渐转变成对慢综艺的热爱。

  快节奏社会,导致了一部分的人渐渐的疲于交际,选择综艺来放松。在国内综艺市场还不如今日这般繁荣的前些年,大众认知的大陆综艺莫过于湖南卫视的《快乐大本营》以及《天天向上》。这是两部播出时长相当久的综艺了,但是模式的固化,以及风格的固定性造成了一部分观众的流失。

  在开始向韩国综艺借鉴、聘用专业制作团队后,国内综艺也变得丰富起来。诸如《奔跑吧兄弟》《极限挑战》等等各卫视的王牌节目应运而生,使得对《快乐大本营》、《天天向上》感到疲惫的观众,有了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。

  但是,快综艺模式的一成不变,必然导致了他们会步上《快乐大本营》、《天天向上》的后尘。毕竟,观众们都是挑剔的。对于快综艺中的毫无新意的游戏环节、嘉宾台前幕后的“互撕”环节,导致部分想要在综艺中找到慰藉的人感到了更大的压力。而这也为慢综艺的出现埋下了种子。

  3、创新+精良的制作:开创了生活慢综艺的先河,以及创始人强大的操刀能力,使得每一季都为人称道

  说起国内的慢综艺,首先想到的应该就是《向往的生活》,但要是说慢综艺的鼻祖就不得不说一下《向往的生活》“原版”——《三时三餐》了。

  《三时三餐》是韩国著名pd罗英锡的代表作品,这一部综艺可以和他另一部综艺《尹食堂》称为韩国综艺史的逆袭神话。

  《三时三餐》的诞生其实得益于罗英锡团队中的一位作家。罗英石从mbc辞职之后转入有线台TVM,交出了《花样青春》、《花样姐姐》以及《花样爷爷》三部优秀作品。将当时还不及1%的收视率一下拉到了10%。但是观众的审美疲劳是一直存在的,为此罗英锡展开了新节目的探索。这是这位作家对于“十天假期的话我会干什么?”的议题,给出了这样的回答:“我不想去旅行,就想去乡村,一边听着下雨的声音,一边吃葱饼。”

  就这样,《三时三餐》就出现在大众的视野,甚至成为了当时TVN收视率最高的节目。虽然拍摄出来的效果十足,但是对于现场的制作团队,尤其是pd罗英锡来说,却是一个艰难的问题。

  甚至主MC李瑞镇也提出了同样的疑问,“这样的拍摄真的不用担心收视率吗?”在某一次拍摄中李瑞镇这样问罗英锡。为此,罗英锡的内心虽然也是充满了坎坷,但是他仍旧坚定这部作品一定有它存在的意义。

  慢综艺的出现完全是处于社会需要。不论社会需要,还是个人需要,慢综艺的出现势在必行。国内的爆款综艺由一开始的《快乐大本营》、《天天向上》起,再到后来的《奔跑吧兄弟》、《极限挑战》等韩国快综艺的翻版,使得很多观众的胃口大变,不再局限于《快乐大本营》、《天天向上》的固定模式中。

  之后,各个卫视先后推出了明星挑战极限的节目,虽然噱头十足,但是收效甚微。直到近来,何炅、黄磊主持的《向往的生活》、刘涛及其丈夫王珂的《亲爱的客栈》出现打破了当前快综艺霸占江山的局面。

  作为国内快综艺中的王牌,《奔跑吧兄弟》自然是很多人的第一选择。相对韩综原版《Running Man》来说,两者其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那就是,二者的收视率创作初期并不是很高,但是在之后的一两年时间内达到了顶峰,之后收视率便有了下降的趋势。国内《奔跑吧兄弟》仍然有一部分忠实群体,收视率尚且可观。但是相较原版来说,《Running Man》曾经面临多次危机,直到后来制作团队的力挽狂澜,才使得近来的收视率有所回升。尽管收视率回升,《running man》的收视率已经不能与当年相提并论了。其实,这也说明了当下的快综艺中存在的一些问题。

  观众以及收视率,是一个节目是否优秀的黄金准绳,也是一个节目能否继续拍摄的一个标志。为此,稳定老观众,吸引新观众,同时提升收视率成为了各个节目制作团队的头等大事。虽然说起来容易,但是做起来并不简单。

  当下的观众能够选择的节目逐渐变得多元化,各种形式的节目也相继出现。一成不变的拍摄手法,以及游戏环节已经不再是吃香的节目了。而这也正是当下《Running Man》和《奔跑吧兄弟》存在的相同问题。

  为此,设计更多的搞笑内容,采纳观众喜爱度高的游戏环节,是很多综艺用于挽回收视率和观众的办法。但是有些过于低级的手段,导致了相反的结果。《Running Man》在Gary下车之后,也安排宋智孝和金钟国下车,从而打造了刘在石与姜虎东两大国民MC再次重逢的噱头。当然,这个噱头确实一开始吸引了不少注意力,但是并没有带来什么好的效果。

  功利心没有问题,问题是做节目的时候不纯粹,反而将功利心融入其中,导致节目不像节目,收视率也逐渐低迷。

  快综艺看多了的观众,大概能总结出一个规律,那就是离不开的“互撕”剧本,而这些“互撕”,逐渐成为了内娱的一种主旋律。节目中的互撕,可以为节目创作关注度以及点击量,反过来,节目获得高关注度以及点击量的同时能够为明星带来一定的流量。所谓的双赢,对于节目、参与的明星来说都是一件何乐而不为的事情。久而久之,这样的操作反倒成为了一种常态,而这种常态并不与我们的主流价值观并不相符。与当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相符的节目,注定是难以走远的。

  首先,当下社会,压力、焦虑成为了每一个成年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在这样环境下的成年人,为了能够缓解压力,慢成为了追崇的对象。而这正是慢综艺在刚刚出现的时候,就备受追捧的原因。

  慢综艺的出现,“互撕”等等诸多不健康的情节消失不见,使得观众观看的时候也感到轻松。久而久之,慢综艺在成年人的心目中,不再是一部综艺这么简单,反倒更是一种未来的精神寄托。

  其次,慢综艺的拍摄与快综艺的拍摄有太多的不同。相对快综艺的“剧本说”,慢综艺中的剧本可以等同于大纲来说,其中的内容并不是由制作组所决定的,而是主持人与嘉宾的互动来充实的。这样的拍摄让很多观众有一种真实感,会觉得嘉宾并不是所谓高不可攀的明星,而是与他们同出时代背景下的“小”人物。

  《向往的生活》是国内慢综艺的代表。它所打造的是主人公一起守拙归田园,为观众带来一幅“自力更生、自给自足、温情待客、完美生态”的生活画面;《三时三餐》则是出演成员远离城市生活,来到农村和渔村,自给自足解决三餐问题。这么看来,并没有太大的差异,但是看了节目之后就会发现有着很大的差距。

  首先,在嘉宾的选择上。随着《向往的生活》变得越来越火,这档节目渐渐失去了其本质的意义,更多的是其衍生出来的作用——宣传。前来的嘉宾大多数都是带着自己的作品,进行宣传的。一台慢综艺,渐渐的成为了明星宣传作品的一个渠道,而本质的“守拙归田园”的画面变得越来越少。不论是吃饭的时候,还是饭后娱乐的时候,还是其他闲谈的时候,恭维总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反观,《三时三餐》请来的嘉宾每一次只有一个人。这一个人的出演,并没有什么需要宣传的作品,前来参加节目只是为了回归自然,感受那一种久违的畅快。

  其次,广告植入太硬,这成了国内综艺、甚至影视作品的一大通病。在综艺节目、影视作品中,尤其是慢综艺中出现广告植入会让人有一种错觉。当然,没有广告等于没有金主,没有金主等于没有制作费,这一点导致了广告植入的必须性。但是,广告植入并不等于直截了当的口播,这一点的差异导致了国内慢综艺观众的部分流失。

  首先,制作团队需要摒弃“互撕文化”所能带来的流量。这样的流量是不长久的,倒不如抓紧观众的胃口,从而调整自己节目的主旋律。虽然在这方面,《向往的生活》做的比较好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当下的热门慢综艺中仍然摆脱不了“互撕”带来的流量。

  其次,改变剪辑的模式。当下的慢综艺剪辑手法大部分都是以创作噱头为主。作为与生活贴近的慢综艺,生活里哪里有那么多的噱头可以参考,平平淡淡的生活才是正常的主旋律。创作噱头、抑或是利用争执等剪辑手法不如摒弃,倒不如学习老罗《三时三餐》中的拍摄手法,以时间节点为剪辑方向,并且为下一集留下可以期待的悬念。

  最后,多向优秀的慢综艺学习。当下的慢综艺,诸如《向往的生活》、《中餐厅》以及《亲爱的客栈》在韩综中都能够找到原版的影子。甚至,罗英锡导演的节目成为了被抄袭的重灾区,为此老罗甚至说出了“版权费并不贵。”这样调侃的话。

  与其一味地搬运原来的作品,要么购买版权,向原版学习制作技巧,将作品逐渐本土化,要么就摒弃抄袭的想法,开发自己的新节目。在抄袭的那一刻开始,这个综艺就与“慢综艺”南辕北辙了。

Copyright © 2020 三牛娱乐注册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